大山里的农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|回复: 0

我的领导老婆

[复制链接]

445

主题

445

帖子

1568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568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吃饭别谈公事好不?
  
  下班前,况明接到妻子段红锦的电话,说先回公司处理一些要紧的事务,一定回来吃晚饭。况明掐指一算,段红锦出差整整10天了。况明直接去了超市,他要做几个妻子爱吃的菜。脚不点地回到家里,围裙一围,吩咐小保姆惠儿打下手,洗菜、理葱、剥蒜。今晚的菜谱是:虎皮青椒,凉拌三丝,素烧茄子,麻婆豆腐以及酸菜粉丝汤。
  
  菜上桌了,女儿可可也从同学家回来了,段红锦却迟迟未回。可可一遍又一遍拔妈妈的手机,无人接听。况明知道段红锦肯定在开会,让可可和惠儿先吃,可可说要等妈妈,惠儿说要等阿姨。新闻联播完了,焦点访谈完了,段红锦才回来。因为赶路,也因为离家10天,段红锦一脸兴奋的红润、灿烂的笑容,分外好看。她把大衣、皮包递到况明手里,就像把文件递到秘书手里一样,说等久了,你们先吃,我洗个手就来。五六分钟过去了,她还没有出来。饭厅里三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,况明对可可和惠儿说不等了,吃!可是他却不动筷子,可可吃了一个清香四溢的虎皮青椒,就把筷子放下了,惠儿也赶紧放下了。
  
  段红锦终于出来了。可可向妈妈撒娇:妈,你也太摆谱啦。段红锦看看女儿,说你怎么还在磨蹭,都几点了,还不赶快吃了复习功课!小女孩一张热脸贴了个冷屁股,翻了白眼不理她。段红锦用筷子点着女儿对况明说都是你惯的。况明往妻子碗里夹了块素烧茄子,说人家期末考试都结束了,后天就是散学典礼。段红锦哦了一声才和颜悦色起来,一边大口扒饭,一边说本来公司两个副总要给我接风,酒席都定了,就在……可可说妈,拜托,能不能不说公司?段红锦宽宏大量地说好,不说公司,这回出差,签了个大肥单……可可说又来了,我不吃了啊!段红锦一瞪眼,停止了咀嚼,况明出来和稀泥,吃菜吃菜,都是你爱吃的。
  
  墙上有灰,监督不力!
  
  快11点了,况明放好热水,叫段红锦洗澡。段红锦在电脑前忙个不停,说有几个邮件要处理。况明倚在门框上,看着妻子。他想,结婚有十几年了,妻子从一个普通员工做到总经理,上百号人的公司,一个女人,诸多不易。他能体谅,也一直在体谅。可是他还是怀念不是总经理时候的段红锦,小鸟依人的段红锦;牵着他的手去街角买烤红薯或煮花生吃的段红锦;还有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眼望着他、目光单纯地对他说“我给你生个孩子吧”的段红锦。他永远记得那一刻,她说“我给你生”。他们一起操持这个小家,一起关心油盐柴米,让这个小家春暖花开。后来段红锦一步一步升迁,随着收入的增多,住房面积的变大,她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,来去匆匆,像住旅馆。她总是把放袜子和内裤的抽屉搞混,不清楚衬衣挂在哪里,不知道女儿穿多大的鞋码,也从来没有参加过女儿的家长会,弄得老师以为可可是单亲家庭。
  
  段红锦终于关了电脑,打着哈欠进浴室,很快又出来了,对况明埋怨家政公司的清洁工不负责任,做事马虎,浴室的墙壁没有擦拭干净。况明进去看了,却看不出哪里不干净。段红锦说,别光是看,你要摸呀,一摸就有灰尘。她的总结是:归根到底是况明没有监督得好,人家才会偷懒,哪个项目离得开监督呢?家政服务也一样。况明哭笑不得,他要上班,怎么监督?虽说他不过一个机关小科员,但也断不能跑去对头儿说请假回家看清洁工做得卖力不卖力。段红锦伸出食指在空中指指点点,说那你就放权,教会惠儿怎样监督,如果监督不力,责任就归惠儿,赏罚要分明!况明觉得段红锦那口气和架式就像在公司开中层干部会,一言九鼎,下属只能聆听和执行。他感到累,想和妻子亲热的心情也打了折扣。
  
  让我生场病吧
  
  第二天一大早,况明还在睡梦中,段红锦推醒他,问那件浅灰色半商领绒衣在哪里?说找了半天都没找到。况明睡眼朦胧,说就在挂薄毛衣那_格里。段红锦又去衣帽间翻了一阵,恼火地大叫,到底在哪里呀,我要迟到了,上午还有个会!况明跳下床,赤脚跑过去,一拨拉就拎了出来。段红锦说怪了,我翻了两遍,躲我似的,你一来,它就现身。段红锦亲了况明一下,表示歉意。这个吻真是马虎得可以,碰到况明鼻孔上,况明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已经旋风般下楼了。况明回到床上,哪里还睡得着。他突然产生了个念头,想生一场病。就像儿时,忙于工作的父母难得停下来多看他们几兄妹一眼,可一旦有谁生病,就会得到特别的关照——父亲背着去医院,母亲端来好吃好喝,懒懒地躺在床上,享受全家人的呵护,俨然是家中的皇帝。尽管发烧、呕吐、拉肚子很难受,但千值万值。
  
  况明被自己这个念头搞笑了。他的身体一直很棒,感冒都不需要吃药,扛一两天就好了,况且也很少感冒。他想如果自己真的病了,段红锦再忙也一定会停下脚步、俯下身来问长问短吧,毕竟是夫妻呀。不过在理智上他还是希望自己永远这样健康下去,不然,这个家谁来打理?
  
  阑尾炎
  
  这天,况明真的不舒服了,肚子痛得轰轰烈烈,晚饭都吃不下。段红锦去区县了,不知哪天回来。女儿可可有点紧张,把柔嫩的手放在况明额头上,爸爸你是不是很难受?爸爸你明天会不会好?又在况明床头给妈妈打了电话。段红锦冷静地说叫爸爸不要随便吃止痛药,注意观察。可可带着哭腔说妈妈你回来,我害怕。在可可的记忆里,爸爸从来不生病的,爸爸无处不在,无所不能。开家长会是他,给作业签字是他,买文具买衣服是他,每天晚上站在床边看着自己钻进被窝的是他……段红锦体会不到这些,粗声粗气地说有什么害怕的,我明天就回来。
  
  当晚况明就被弟弟送进医院,医生诊断是急性阑尾炎,得马上手术。做完手术,麻药一过,又开始钻心地痛,当然这回是伤口痛。况明真的希望妻子来看自己,坐在床头软软地握着自己的手,陪着说说话;最好绞把热毛巾给自己擦擦脸;最好削个苹果之类的;最好还恩爱地推让一番,一个说你病着,让我侍候你一回,一个说你工作多辛苦,你吃,然后那个苹果理所当然地被分成两半,一人一半。那场景多温馨,那才是夫妻呢。
  
  工会主席来了
  
  第二日,单位的同事来过了,母亲来过了,弟弟也来过了,但况明等的是妻子。临近黄昏,段红锦来了,捧着一大捧鲜花,气宇轩昂地走进病房,好像领导走进会议室,后面跟着她的秘书龚宏。况明心想怎么还带着个外人?出于礼貌,他忍痛撑起身子说小龚也来啦?龚宏把段红锦手里的花接过去,放在床头柜上,又搬了椅子让段总坐。段红锦优雅地坐下,说好好休息,缺什么给小龚打电话。说家里不用担心,小龚会去照顾。说明天就要下床走动,避免肠粘连……她既没有握他的手,也没有绞热毛巾,更没有削苹果。倒是小龚懂事地给况明剥了个蜜桔,分开来装在盘子里,又仔细地插上牙签。
  
  况明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丈夫,是下级,段红锦不是妻子,是工会主席。领导亲切看望下属,下属承蒙领导厚爱。况明脸上笑着,心里失望到极点。在段红锦看来,一个小手术,丈夫的身体又好,护理工也不离左右,自己又在百忙当中挤出时间来看望了问候了,家里家外都安排妥当了,一切圆满,万事ok。
  
  以况明这样的棒身体,的确很快就好了,拆线了。生活一切照旧。但况明的心情难以回复,他想不通,怎么在妻子那里就得不到一点点温情?真不如一走了之!对,离家出走,是个好主意!留个纸条,要写得深邃而绝望:我走了,请不要找我,因为,那是徒劳的。
  
  想想看,段红锦拿到这纸条,会怎样地大惊失色,不知所措。啊哈,太惬意啦!可是,可是,女儿可可呢?谁来管她,谁给她的作业签字,谁去开家长会?还有,段红锦找不到衬衣,找不到袜子,怎么办?这个家不乱套了吗?多好的一个家哟,干干净净又井井有条。
  
  况明看着手里的白纸,满脑子的话,却一个字也写不下去。
        白癜风遮盖液-民间偏方治白癜风-北京治疗白癜风费用多少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iFarm

GMT+8, 2022-1-21 14:11 , Processed in 0.01177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